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建国会杭州市余杭区基层委员会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参政议政
 
建言献策
 
社情民意
 
 
  社情民意   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以余杭区为例浅议零售药店疫情防控作用以及行业发展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0/12/25 15:05:19 点击率:130次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区零售药店在监管部门的部署指导下,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彰显社会责任,发挥有效作用。零售药店在联防联控机制中发挥突出作用的同时,由于疫情冲击,与大部分行业一样,零售药店普遍面临经营困难,发展遭遇挑战。本文以余杭区零售药店为调查对象,采用实地走访、集中座谈等方式,分析零售药店处于防疫前沿发挥的社会职能,以及转危为机的发展前景。
    一、我区零售药店发挥的积极防疫作用
    (一)当好哨兵监测
    疫情发生以来,全区零售药店在各级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充分发挥了前沿哨兵监测作用,实名登记“退烧、止咳”药品的销售信息,通过报送系统上报至我局,我局经过初步删选在精准报送到上级部门,后期省药监局开发了全国零售药店常态化疫情监测警戒系统,作为常态化零售药店哨点监测的报送途径,我区零售药店从2月1日开始至今已在系统上报相关购药信息120710条,发现发热病人200余人,为全区范围开展精准排摸提供了有价值的疫情线索。
    (二)保障民生供应
    疫情期间恰逢春节假期,外来流动返乡,疫情防控的居家隔离抗疫,市民主动减少出行,大环境下导致客流量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在物资运输、人员出入的管控,导致药店药品采购、人员上岗等存在困难,在此环境下,我区零售药店在监管部门统一引导下,克服重重困难,组织防疫急需的口罩、体温计、消毒液、抗病毒药等物资资源,平价或者微利供应市民,彰显社会责任。
    (三)补充应急网点
    在区多维度市场主体服务平台上开发的“应急物资供销平台”上线,线下面对群众的供销网点面临覆盖不足、人员聚集等问题,我区零售药店在监管部门和药学会的组织下,积极响应号召,对市民急缺的防疫物资口罩进行平价平出的设点供应销售策略,通过团体发动、自主报名、诚信承诺等方式,分两批增补47家零售药店作为线下平价口罩供应商,以1.9元/只的价格无盈利服务民生需求,共计销售平价口罩超过40万个,该举措极大缓解了市场口罩紧缺的严峻形势。
    二、我区零售药店基本情况、经营现状及面临困难
    (一)零售药店基本情况
    我区零售药店865家,占杭州市零售药店总数的18.7%,数量为杭州各区县第一,其中连锁总部14家,处方药店818家,乙类非处方药店33家,连锁率36.5%。
    (二)零售药店疫情期间经营现状
    零售药店根据经营方式可以分为单体药店和连锁药店,按正常运作下的房租、人员等成本核算,基本占销售额的35%,且基本为固定成本,疫情期间销售额下滑直接使药店毛利低于35%导致亏损;同时,疫情期间需克服防疫管控导致的货源、物流、人员等问题,发动所有渠道调配资源,保障药店正常的采购、调配和统筹供应,导致各方面成本急剧增加。因此,开业药店无一例外处于明显亏损。如保济连锁药店,疫情期间坚持营业,主销防疫物资,毛利率仅约20.9%;单体药店典型如已经营23年服务于成熟居民区的西洋桥大药房,疫情期间坚持营业,与上一财年2月相比,营收直接腰斩降为30万元。与上述两个典型一样,全区疫情内坚持营业的药店均处于亏损甚至严重亏损状态。
    (三)疫情影响药店经营的因素
    第一,客流量急剧下降:疫情期间恰逢春节假期,179.8万外来流动人口大部分已经返乡,189.1万常住人口居家隔离;第二,防控影响:测体温、实名登记、消毒防控等措施,持续督查、暗访及防疫物资供应紧张、上游涨价影响终端价格引发的投诉举报等,导致经营意愿不高;第三,利润萎缩:疫期销售的产品集中于急缺的防疫产品,平价或者微利,整体处于亏损。
    (四)非疫情因素的长期影响
    第一,带量采购:该政策总体惠民,但对零售药店有不利影响,主要体现在药品生产企业在销售对象上倾向于采购体量大的医院,很少愿意供货给药店,就算供应,因价格不受政策约束而高于带量采购的价格,所以实施带量采购的品种,在零售渠道被边缘化;第二,处方来源:处方药品类数量占到药店所有品种的六成左右,但由于监管严格,且受公立医院药品“零加成”后“二次议价”阻碍了处方外流;第三,医保政策:我区医保定点零售药店519家,占比58.6%。杭州地区医保支付价限制、总额预算政策,以及签约人员在社区医院签约单位自理段减免等政策利好均向公立医疗机构倾斜,进一步压缩了零售药店生存空间。
    三、零售药店行业发展若干思考
    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已显见成效,已转为防境外输入为重点,现阶段经济发展成为当务之急。综上所述,以我区零售药店为样本,可见作为药品零售行业在服务社会大众寻医问药当面是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在本次防疫过程发挥了哨兵监测、民生保障、应急补充三大作用,功不可没。鉴于药店行业在防疫期间及日常经营期间面临的困难,如何指导、服务行业,帮助整个行业在日常更好的服务于社会,在流行疾病来袭时更有力承担一线防控作用,作如下思考。
    (一)联合应急监管。此次疫情防控暴露出其中一个问题是多头、多级检查暗访,对坚守防疫一线药店的经营活动造成了较大压力,有些甚至停业了事,建议应急时以区域为单元多部门、各层级联合高效有序监管,一方面减少对药店干预,减轻药店负担,另一方面提升监管效能。
    (二)提升数据管理。此次防疫中“退烧、止咳”药品哨兵监测作用巨大,但传统的数据收集、汇总、传输方式口径反复,部门压力大、药店任务重,直到2月24日省药监局开发报送系统上线才提高了效率。另外,我区从2011年零售药店使用的“药械直通车”药品购销存的信息化平台,结构功能较单一,不符合当下的应用需求,建议做好调研,开发集零售药店购销存大数据、药械对应疾病大数据、有各级监管后台的垂直链管理数据等零售药店云平台,在日常监管、上情下达下情上传、大健康数据分析、应急防控等各方面充分发挥行业面对社会大众的前端作用。
    (三)合规线上销售。本次疫情助推了网购及外卖业务,但是药品依然无缘享受此举利好。现行有效的药品网络销售的法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药监局的有关文件通知,对零售药店的线上销售有极大制约。一是单体药店禁止网上销售,二是许可资质的连锁药店网上不得销售处方药,同时药品外送、邮寄等行为的合法性也值得商榷。新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经过前期征求意见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修订中,建议新法能够按照线上及线下优势互补的原则,对零售药店网络渠道销售药品一方面进行合理控制,另一方面引导健康发展,尽快让药品零售行业进入网络营销市场的蓝海。
    (四)拓宽处方来源。根据《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而目前浙江省未出台相应的分类管理细则。建议一是参照上海经验,除精神类、激素类,抗生素等药品,常用慢性病处方药可以在药店执业药师教导下可不凭处方挂号销售;二是探索建立“互联网+电子处方”模式,医疗机构“电子处方”在药品零售环节应用,该模式在杭州已初露曙光,但由于无监管部门明确的政策指导,零售药店及技术单位目前也仅是初步试探,建议出台“互联网+电子处方”的政策,在远程处方符合《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的前提下,制定杜绝药物滥用的实际操作方法,解决药品零售企业销售处方药无处方来源的问题。
    (五)探索多元经营。带量采购是趋势,药店应考虑一是减少甚至下降带量采购的品种,引进相关原研药、创新药、生物药,高值自费处方药等方式来填充;二是立足药店线下辐射优势,逐步发展健康服务,如常客建立健康档案、健康咨询、用药指导、回访等项目,增加顾客黏性。
    (六)合理规划指导。商事制度改革“最多跑一次”,我区每1万人拥有2.4个药店,高于发达国家每6000人设置1个药店的标准,且还在不断增长,导致行业竞争激烈,并影响质量安全管理,建议结合产业指导规划制定,合理指引零售药店网点科学布局有序竞争。
    (七)鼓励连锁加盟。我区目前零售药店连锁率36.5%,低于杭州平均水平,远未达到商务部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到2020年连锁药店占全部零售门店的比重提高到50%以上”的目标,且连锁药店相比于单体药店具有成本优势、物流管理优势、网络优势和信息优势。从目前杭州的相关政策分析,如远程视频药学服务、互联网药品销售、执业药师配备等均只服务或者有利于连锁药店,药店报团取暖实现连锁化是大势所趋,建议单体零售药店着眼长远发展,选择合适的加盟连锁方式,积极改变经营模式。